20190912魏喬怡/台北報導

息收誘人 新興主權債優先布局

 中美貿易戰持續上演,全球主要央行多數政策偏鴿,包含印度、印尼、泰國、俄羅斯、土耳其、南非與巴西等,紛紛祭出降息。法人指出,隨著美國聯準會持續寬鬆,接下來還有降息的可能,新興國家央行貨幣政策也可望持續寬鬆,而在低利環境下,新興市場債券的息收,成為投資人進場誘因。

 中國信託雄鷹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經理人房盿表示,根據EPFR統計至2019年8月28日,今年以來流入新興市場債券的資金來到319億美元,大幅高於2018年,且持續獲得淨流入。市場預期聯準會接下來還會降息,可能讓新興市場主權債及公司債的利差均擴大,可望吸引投資人進場。

 就違約率來看,房盿表示,近年新興市場公司積極降槓桿,降低了違約率。根據摩根大通統計,2019年新興市場公司債違約率為2.6%,儘管略高於2017年到2018年水準,但尚在可控範圍。

 歐美央行寬鬆貨幣政策立場有利新興市場,中美貿易不確定性仍抑制經濟增長,也增加市場波動。新興美元債相對不受因地緣政治因素引發的匯率波動影響,在投資人尋找收益之際,新興市場主權債利差誘人,且在降息政策下,可望提供經濟成長力道。

 歐義銳榮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總代理第一金投信表示,目前新興市場債正面臨類似環境,投資機會顯現。包括聯準會鬆口降息,引導國際資金流向實質利率仍高的新興市場債;通膨溫和,為新興國家央行營造溫和降息可能性,助長新興債券表現;各國財政轉佳、企業信用品質改善,推升投資人信心。

 景順固定收益團隊海外投資顧問傑森楚希羅(Jason Trujillo)表示,與成熟國家相較,許多新興國家經濟持續增強、債信評等逐步調升,尤其在各國央行陸續採降息或更寬鬆的貨幣政策,以及多國政府也考慮採取擴張性財政政策以刺激經濟下,有助支撐整體新興債市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