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8康和證券投資總監廖繼弘

台股年線、2年線黃金交叉,中長期保護短中期

台股2019年歷經幾度來回震盪後,終於在10月中正式攻上萬一關卡,隨著美中重啟第一階段貿易談判,可望談成並簽署貿易協議,美股四大指數創新高激勵下,台股在台積電領軍攻堅下突破11月的11,668高點,創12,125反彈高點。

 年線在2018年10月向下跌落2年線後,經過1年左右調整,再度向上突破2年線,和2年線形成黃金交叉架構,季線、半年線、年線和2年線轉呈多頭排列助漲,9月KD值也再度上升至80以上,中長多趨勢力道強化,中長期應可挑戰台股12,682點歷史高點,不過中長期均線能夠再次形成多頭排列,意謂中期累積的漲幅不少,短中期可能有漲多震盪或稍有回整壓力。

 中長期趨勢轉變需時間,一旦趨勢轉中長多或中長空,就會持續一段時間,如台股年線自2016年7月轉多助漲後,大盤展開中長多行情,一直上漲至2018年10月,指數才跌落年線且年線轉為反轉向下助跌,大盤進行中長期調整至2019年10月,年線才又轉為上揚助漲趨勢,並在12月和2年線形成黃金交叉。

 台股在金融海嘯後,這是年線和2年線第四次形成黃金交叉架構,統計前三次年線和2年線形成黃金交叉後的表現,後續漲幅都不小;第一次在2010年7月,指數從7,760.63點一直上漲至9,220.69點,上漲了18.81%;第二次在2013年8月,指數從8,021.89一路上漲至10,014.28點,上漲了24.8%;第三次在2017年1月,指數從7,447.98點上漲至11,270.18點,上漲了19.38%。

 再觀察年線和2年線形成黃金交叉後次月及後續行情表現,2010年那次,大盤在次月小跌1.86%,隨後即一路震盪攻堅向上;2013年那次,大盤在次月持續上漲1.89%,隨後也是一路震盪攻堅向上;2017年那次,大盤在次月仍上漲3.2%,後來也是一路震盪攻堅向上,只要年線和2年線形成黃金交叉,中長期走勢都偏多上漲的。

 不過,台股2019年至12月27日已上漲了24.3%,中期漲幅不小,指數又逼近1990年的12,682點歷史高點,股市基期已高,除了金管會主委居高思危說外,財經智庫也紛紛示警台股為無基之彈,可能引發投資人高檔警戒心,大盤不免有漲多震盪或拉回整理壓力,但在年線和2年線轉為黃金交叉,發揮中長期保護短中期效果下,除非美中貿易談判又出現波折,或總統大選後,兩岸政經關係明顯緊張惡化,預估大盤即便漲多拉回整理,拉回的幅度應不大,主要因股市行情轉中長多,市場信心增強,當大盤拉回時,低檔承接買盤會較積極。

 雖然大盤中長期可挑戰12,682高點,但如同萬一關卡經過多之來回震盪後才站上一樣,萬二整數關卡也會出現震盪壓力,由於大盤和台積電短期漲幅已大,加上美可能對華為將美國技術含量標準線從25%壓低至10%的雜音,影響台積電和電子股漲勢,加上總統大選將至的不確定變數,限制了大盤短期上漲空間。

 目前由10,014高點和11,270高點連結的高點連線壓力約在12,200點上下(漸上移),應是短中期壓力所在,低檔11,668高點突破後變支撐(接近由10,180低點延伸之中期上升線支撐),隨著總統大選到來,市場氣氛可能稍轉觀望,預估大盤短中期在12,000點上下200~300點區間高檔震盪可能性大,仍以台積電、聯發科和大立光等外資概念股為大盤強弱指標。

 除了美中貿易和華為管制變數外,影響台股的變數還有2020年元月的總統大選結果,但從過去經驗看,預估對行情只有短中期影響,如執政黨在總統和立委選舉勝選,預期兩岸政經對立情勢可能升高,如指數選前先衝高,大盤短線可能拉回整理,低檔11,700點至季線間應具支撐,如國民黨勝選,則預期兩岸關係會漸好轉,大盤可能有短暫慶祝行情,但股市最後仍回歸基本面。

 美聯準會表示2020年不降息,美就業數據強勁,表示美經濟穩健,美總統大選前政策作多支撐,只要美中貿易接下來談判不要有太大意外發生,大環境有利美股多頭續航,陸股也可從低檔轉強向上,加上全球資金寬鬆,台幣升值資金流入,5G商轉效應顯現,台股企業2020年預估有10%成長,股市仍有高點可期,建議中期逢回擇優作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