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盧志浩

COVID-19成企業數位轉型催化劑

COVID-19不但加速企業的數位轉型,更加大數位差異帶來的競爭強弱。數位轉型對於大部分的企業主來說,已經是一個不需要討論要不要做的課題,問題只在做哪些、以及如何做。有人說,若現在還沒有完成數位轉型,已經太晚了。此次疫情帶來的營運影響,可以視為企業數位轉型的期中考試,若考試沒有過,更要急起直追,才能趕上進度;許多企業家也透過這次疫情的影響,更直接與具體感受自身企業的數位成熟度,也帶來相對的擔憂與威脅感。

 根據PwC Taiwan發布的《2021 臺灣企業領袖調查報告》,有20% 的臺灣企業對科技變革的速度感到極度擔憂,較2020年成長了9個百分點,可看出臺灣企業領袖有著更強烈的數位化憂慮;同時,臺灣企業領袖對於挾帶數位能力與虛擬化的跨業競爭者也感到威脅加劇,對「新的市場競爭者」表達極度擔憂的比例成長至14%。

 這樣的憂慮確實其來有自,許多企業因為疫情關係,不但出國十分困難,客戶也要求暫時不接受拜訪;另一方面,因為許多展覽會、研討會、產品發表會等實體會議紛紛取消,新客戶開發幾乎沒有任何收穫。過去所習慣的走動與現場管理,在疫情發生後,都無法繼續,只能持續用視訊與電話的管理方式,這讓企業主覺得很不踏實,難以確信業務報告的數字是否可以信賴。

 上述問題都可在數位轉型中找到答案,數位轉型的重要內涵有四:

 一、善用創新科技發揮商業價值:例如製造業在引進工業4.0帶來的核心技術:雲端運算、大數據分析與人工智慧,進行全自動的生產與品質的監控,將營運的效率進行顯著的提升。

 二、透過數據做決策的能力:例如Walmart在面對亞馬遜全數位營運的競爭,把數位轉型的重點放在「建立用數據做決策的能力」,因為競爭對手在運用數據決策的能力與速度上,帶來很大的威脅。要建立這樣的能力,Walmart必須在實體店面中,布建許多的感知器與創新的自動化設備,才能蒐集所需要的現場資料,後端更需要建立龐大的數據庫,運用大數據分析能力,建立先進的決策支援工具,將實體變成如同線上一樣的虛擬化,才能面對科技大鱷的電商對手的競爭。

 三、設計難忘與貼心的客戶體驗:在零接觸時代中,如何跳脫冰冷的交易系統,找到客戶喜歡的數位通路,透過設計的數位互動情境,增加客戶體驗的溫度,尤其,在疫情的影響下,應該透過數位互動工具,將銷售文化轉變為服務文化的互動,企業應該問自己:當這疫情結束後,在客戶的記憶中,我們留下哪些印象?

 四、用新創的速度與態度加快轉型:數位轉型的創新需要大膽的嘗試與修正的循環,在全球各行各業紛紛透入數位轉型的競爭下,若要進行完善的規劃與長期的計畫,不僅不切實際,也將落後於競爭隊伍中,唯有透過小規模的嘗試,建立成功的基礎,再不斷地放大,才容易成功。

 企業應該從企業文化、資源、商業流程、能力、客戶與市場特質,發展獨特的數位能力,不一定要採取與競爭對手一樣的數位轉型路徑,這樣才能展現出與競爭對手的差異性,進而挑戰暫時領先的競爭對手。

 最後,建議企業進行數位轉型應該採取開放態度,運用策略夥伴一起加速與共同創新:利用數位轉型顧問夥伴來縮短企業的學習曲線,招募外界數位人才來加速內部的人才發展,與新創公司或研究單位合作帶入缺乏的創新科技等等,才能面對強勁的數位企業的競爭。(本文作者為資誠創新諮詢公司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