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4林國賓

土國央行總裁丟官記

 艾格巴任內成功吸引熱錢回流里拉資產,卻因升息過猛,推升削弱土耳其競爭力疑慮,而被總統拔掉烏紗帽。

image
土國央行總裁丟官記 圖╱美聯社

為壓制通膨,土耳其央行3月決策例會宣布升息,一口氣將基準利率調升至19%,成為全球基準利率前幾高的國家。孰料,兩天後央行總裁就突然遭到總統撤換,並引發股債匯市崩跌。

Turkish president fired the governor of the country's central bank with critic of high interest rates.

當前經濟政策有點在經歷一場革命的味道,許多關於經濟成長、通貨膨脹和貨幣政策的異想天開的想法得到了驗證。不過,土耳其認為它可以透過降低利率來抑制通貨膨脹的想法,不太可能包括在內。

 3月下旬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突然宣布摘除該國央行總裁艾格巴(Naci Agbal)的烏紗帽,改派政治盟友卡夫喬格魯(Sahap Kavcioglu)出任。

 隔周一消息公布後的第一個交易日,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崩跌了超過8%,盤中最低一度暴跌逾15%,而且行情可能會長期處於動盪不穩。當天,土耳其股市與債市也同步大跌。

 土耳其短短不到兩年已經撤換兩位央行總裁。卡夫喬格魯的立場似乎將嚴格遵守政府的指令,這與偏向技術官僚的艾格巴不同,艾格巴任內成功吸引熱錢回流里拉資產。

事實證明,貨幣政策獨立的重要性並不能有效地對抗疲弱的經濟成長與通膨,且往往被誇大了。投資人正重新發掘政府與中央銀行之間通力合作的優勢,即使在開發中國家也是如此。

對於土耳其來說,問題不在於中央銀行是受控於艾爾多安,而在於他似乎很可能濫用此控制權。

與市場普遍認為較高的利率能抑制通貨膨脹的主流看法相反,土耳其總統認為升息反而會透過增加企業的借貸成本而推升通膨。這可能就是他撤換艾格巴的原因,艾格巴先前才一口氣升息兩個百分點。

新總裁暗示將降息

卡夫喬格魯則在當地媒體撰文指出,他認同艾爾多安的看法,暗示接下來貨幣政策可能轉為降息。他還寫道,「里拉匯率過高,削弱了土耳其的競爭力。」

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在西方國家,教科書中提及的利率與通貨膨脹之間的關聯也許並不明顯,但西方國家並未遭逢經常性的貨幣危機。在新興市場,大多數通貨膨脹主要是肇因於匯率的重貶,貨幣重貶會拉高進口成本,因此中央銀行的主要重點必須聚焦於貨幣。

為了讓貨幣走強,調高利率是必要的政策工具。經濟學家也正在重新評估諸如浮動釘住與資本管制之類的非正統政策,這些政策有所功用,但前提是它們必須確實連貫執行。

不按常理出牌惹議

反觀土耳其為了抑制市場恐慌,雜亂無章地採用這些政策工具,而不是納為可靠長期貨幣策略的配套措施。

動用美元外匯存底支撐匯價也難以持久。土耳其央行去年開始升息之前,土耳其平均每個月燒掉40億美元外匯存底來支撐匯價。土耳其目前外匯存底約有180億美元,但其實都是借來的,若扣除與銀行和其他政府的換匯交易,土耳其的外匯存底為負200億美元。

若按通貨膨脹調整後的價格,里拉空頭走勢已經長達十年,目前並已來到歷史新低。這更讓投資人難以相信里拉匯價高估,這代表長期的貿易赤字更多是因為對外國商品的結構性依賴。

央行官員愈來愈意識到向投資人提供連貫的「前瞻指引」的重要性。儘管艾爾多安又撤換央行總裁,其非正統貨幣政策獲得成功驗證的機會仍然微乎其微。